首页 »

【读书】蓝苹终于告别大上海

2019/10/18 10:46:56

【读书】蓝苹终于告别大上海

 

舆论越来越不利于蓝苹。她的不道德的行为,受到越来越多的谴责。

 

蓝苹我行我素,依然跟章泯公开同居,而且在报上放出空气:“悲剧闭幕,喜剧展开。蓝苹章泯,蜜月旅行。”

 

然而,在影剧界,稍有正义感的人,都对蓝苹的行径嗤之以鼻。

 

就连演话剧时,蓝苹刚一步上舞台,台下“嗡”的一声,人们议论纷纷,对她说三道四,剧场秩序顿时乱哄哄的。

 

电影厂的导演们对这位又刁又辣却又没多大本事的演员,也直摇头。

 

蓝苹的朋友们,一个一个离她而去。

 

她形单影只,感到空前的孤立。瞻望前景,不寒而栗。她自己毁了自己。

 

她明白,她已不可能在银幕上或者舞台上成为一颗“红星”。赛金花之争,作为第三者插足章泯家庭……这一系列事件使蓝苹感到在上海很难再待下去。“三十六计,走为上策。”

 

就在这时,1937年7月7日,卢沟桥的炮声,震撼中华大地。抗日的烽火,熊熊燃烧,处于绝望之中的蓝苹,决计离开上海,她筹划了下一步棋该怎么走……

 

一天,吃过早饭之后,秦桂贞照例来到蓝小姐的亭子间,替她扫地、拖地板。秦桂贞发觉有点异常,蓝小姐在那里收拾东西。

 

“蓝小姐,你要搬家?”秦桂贞问道。

 

“远走高飞!”蓝苹眉飞色舞地说。话刚出口,她立即压低了声音,对秦桂贞说:“阿桂,我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。你要替我保密,对谁都不说,如果有人问起来,你就说蓝小姐回山东老家了。”

 

蓝苹还对她说,要为妇女的翻身而斗争。这句话,深深地打动了秦桂贞的心。

 

“还回来吗?”秦桂贞问。

 

蓝苹摇了摇头。她一边从抽斗里捧出一堆照片,扔进小皮箱,一边对秦桂贞说:“阿桂,你不要扫了,反正我今天就要走了。”

 

“什么时候走?”

 

“等天黑了,不声不响地走。”

 

秦桂贞放下扫把、拖布,拿出刚发的工钱──她每月的工钱只有两元!

 

她上街,想给蓝小姐买件纪念品。她花了两元钱买了一本照相册。她想,蓝小姐那么多的照片,需要用照相册贴起来。

 

当她把照相册送给蓝苹,蓝苹高兴得紧紧搂住秦桂贞,连声说:“阿桂,你真好!你真好!将来我有出头之日,一定好好报答你!”

 

蓝小姐拿出了自己的照片送给秦桂贞,作为纪念。

 

当天晚上,蓝苹吃了秦桂贞端来的蛋炒饭,穿着一件蓝布旗袍,悄然拎起那只黑色的皮箱,消失在夜幕之中。

 

蓝苹在上海神秘地消失了。

 

在蓝苹离开上海的时候,前去送行的有章泯以及中共地下党员、戏剧理论家葛一虹。

 

后来,秦桂贞才知道,蓝苹几度婚变,在上海影剧界受人谴责。她无法在上海立足,想溜了。

 

蓝苹究竟何往,人们茫然无知。

 

直至1938年元旦,《戏》杂志的《男女明星近况如何》一文,才用几行字报道了蓝苹的行踪:

 

蓝苹,平常高谈阔论,思想偏激,今以红军改编为八路军,与政府军相同的站在民族战争的最前线,蓝苹为之大大兴奋。听说在二个月之前,蓝苹即已离沪赴陕北,希望一见毛泽东,并报名在“红军大学”念书……

 

哦,“希望一见毛泽东”!

 

(注:《“四人帮”兴亡》(增订版)由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。本栏目版权归上海观察所有。不得复制、转载。栏目编辑:许莺编辑邮箱 shguancha@sina.com)